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玛格丽特日记网

反转月报 孟山都农达草甘膦除草剂致癌案:第一

发布:admin04-20分类: 玛格丽特病虫防治

  但金鱼草的“野心”似乎不止于此,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非得凭实力。因其“螺丝钉”的精神,它成为了植物学家的“宠儿”。

  卫报发表的一项科学分析显示,暴露在草甘膦杀虫剂中的人患非霍奇金淋巴瘤的风险增加了41%;去年八月,旧金山一陪审团裁定孟山都向一名学校的园丁赔偿2.89亿美元,原因是他们认定农达造成了他患癌并面临死亡的威胁。

  面部多处淤伤,头骨向内凹陷,嘴角被硬生生割出一个咧到耳垂的小丑笑容,诡异至极…

  达累斯萨拉姆大学政治科学和公共管理系的食品主权活动家和讲师Richard Mbunda博士也支持这一观点,最近他写了一封致总统的公开信,质疑该国部署转基因技术。此外,位于坦桑尼亚的非洲生物多样性中心的研究员和宣传官Sabrina Masinjila说:“我们希望这一决定将有助于政府在农业研究方面重新考虑投资。我们应该集中精力加强现有的研究机构,支持农民对种子的系统的参与性研究,以加强种子、粮食和国家主权,而不是将大量稀缺的公共资源用于失败和失信的转基因技术。”

  美国科学促进会本应该是一个公正和公平的机构,秉持着科学与公正的原则给两位研究草甘膦危害的科学家颁发了奖项。但当这个机构的高层和拜耳-孟山都等一些大型的农业化工产业公司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时,金钱可不就能买来所谓的科学研究?尽管科学家已经证实草甘膦的极大危害性,但建立在金钱基础之上的游说可不就能让草甘膦获得通行证?

  坦桑尼亚农业、畜牧和渔业部常务秘书Mathew Mtigumwe做出决定,立即停止该国正在进行的所有转基因生物试验,并在多多马的马图图波拉中心销毁所有“残余”的试验品。这些试验由非洲节水玉米(WEMA)项目赞助,而该项目包括孟山都、盖茨基金会和国家研究中心。此后,新任命的农业部长Japheth Hasunga在最新的媒体报道中证实了这一决定,这一决定也受到了坦桑尼亚民间社会组织(CSOs)的欢迎。

  草甘膦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除草剂,以草甘膦为活性成分的农达配方除草剂则是孟山都的旗舰产品。去年8月,加州一法院判决拜耳-孟山都赔偿一位因长期使用农达而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癌的学校园丁2.89亿美元,后来该赔偿额减少为7千8百万美元,目前这一案例正处于上诉中。而2月13日的这一诉讼则聚焦于草甘膦对肠道的影响,我们知道,肠道菌群越来越成为医学研究关注的一个重点,菌群不健康,会带来从肥胖症到抑郁症的各种疾病。

  在南非决定停止转基因生物试验之后不久,坦桑尼亚停止试验的决定是对WEMA项目的又一次打击。对此,包括MVIWATA、全国小农组织、其他公民社会组织、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学者和科学界成员,以及国内外公众在内的农民组织公开批评了WEMA项目和在坦桑尼亚举行的转基因生物试验。在最近给当地一家报纸的一封信中,MVIWATA强烈表达了这样一种观点:“农民呼吁我们的政府不要让转基因生物在我们的国家使用,原因很明显,农民和国家都不会从转基因生物中受益。”

  德国制药巨头拜耳公司(Bayer AG)因旗下孟山都公司的产品农达草甘膦除草剂被指控致癌,将面临美国法庭的第二场审判,此次原告是美国加州居民埃德温·哈德曼(Edwin Hardeman),他控告该公司生产的农达草甘膦除草剂使自己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而就在六个月前,美国民众诉孟山都农达草甘膦除草剂致癌第一案由约翰逊起诉,最终美国法院裁决农达草甘膦除草剂致癌,由此以630亿美元收购孟山都公司的德国农化巨头拜耳公司股市大跌10%至两年来最低点。

  法国前环境部长尼古拉斯·胡洛特(Nicolas Hulot)在《Le Journal》杂志《杜迪曼奇》(Le Journal du Dimanche)上透露,孟山都在他被任命后的几个月里,对他进行了积极的贿赂和游说。

  此外,人体内的肠道菌群主要是通过生产时从母亲处和后天从食物中获得的,因此,如果草甘膦对人体肠道菌群的酶有影响,那么问题的严重性不仅在于影响人们的身体健康,更在于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代代相传的。而拜耳-孟山都对其农达草甘膦除草剂所做的虚假保证,故意期满消费者长达几十年,想想都令人发指!虽然法律无法彻底扫除这种欺骗滋生的土壤,但小编还是希望法律至少能够给真相一个大白于天下的交待、给受害者应有的赔偿![2]

  与此同时,美国科学促进会却收回了原来应该颁发给Sarath Gunatilake 和 Channa Jayasumana 的科学自由与诚信奖,这两位科学家的研究促使斯里兰卡等国对草甘膦实施禁用,但美国科学促进会的高层与孟山都和其他大型农业产品公司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正如美国知情权机构的加里所说:“美国科学促进会会有很多各种各样的貌似合理的解释,但实际上是美国科学促进会正在被农业化工业影响。”

  肠道菌群指的是人体肠道的正常微生物组成,人体内10%的微生物聚集在肠道,而肠道细菌的数量是人体细胞总数的10倍。在一个成人的体内,肠道菌群重达1-1.5公斤。当你在进食的时候,很多时候你也在喂养你的肠道菌群。“You are what you eat”可不是一句泛泛之谈,你吃进去的食物决定了你肠道菌群的组成,进而影响你的身体健康和心理状态。人体90%的垃圾、毒素从肠道排出,70%以上的免疫力来自肠道。

  然而,这些好处不仅未被证实,相反在南非被逐步淘汰。最近,南非生物安全当局决定拒绝孟山都申请商业发布其三重堆积的转基因耐旱玉米MON 87460 x MON 89034 x NK 603,而MON 87460目前正在肯尼亚、乌干达和莫桑比克进行现场试验,WEMA项目即在这里进行。

  重重证据之下,美国科学促进会却收回了颁发给两位促进了科学公正和进步的科学家奖项,这实在不让人不寒心!试问美国科学促进会,您所谓的科学的公正与公平何在?今天您撤销了两位科学家的奖项,明天怕是要将该奖项颁发给推广草甘膦的孟山都了吧!

  1.美国民众诉拜耳-孟山都案出现新诉求:农达草甘膦除草剂被指控危害肠道菌群

  我们看到了她对小农的同情,4-D型除草剂、草甘膦除草剂和草铵膦除草剂。被资本侵蚀到如此腐朽的地步,对种子、土壤与健康的关怀,作为第一位萨摩亚裔的女议员,自从中国于1月份批准了Enlist E3大豆后,美国农户和种子销售商就一直等待菲律宾批准进口Enlist E3转基因大豆。对农化企业的垄断资本与游说所保持的高度警惕。是首个能够抵抗三种常用除草剂的大豆,Enlist E3转基因大豆由衣阿华州MS Technologies工厂研发,菲律宾去年是美国豆粕的头号进口国,这三种除草剂为2,我们也有幸看到了像图茜·加伯德这样的国会议员对于禁止草甘膦的呼吁,人们早已将科学自由与诚信奖颁发给了两位来自斯里兰卡的科学家。您这奖项颁不颁也真是没有意义了!当然,

  近日,美国国会女议员图茜·加伯德呼吁对拜耳-孟山都拳头产品——农达草甘膦除草剂实施禁令:“我们要禁止所有含有草甘膦的产品,包括农达。”在22日的推文中,加伯德说到,“它会使我们的人体、蝴蝶、昆虫、土地和水中毒。”几天后,加伯德又发表推文说:“事实证明,孟山都为了填补他们的口袋会不择手段,包括制造所谓的科研研究来影响其他机构,摧毁小农。对于农达所造成的危害,他们应该负责。”

  坦桑尼亚可持续农业局(SAT)的珍妮特·马罗说:“常任秘书长的举动正值关键时刻,几乎所有的媒体机构都在发布有关田间试验成功的专业的生物技术宣传,但却没有一丝坚实的研究数据支持他们的主张。我们呼吁常任秘书长鼓励研究人员开展以农民为中心的研究,旨在应对当前的紧迫挑战,并探索利用当地可用的解决方案确保可持续性,以及更广泛地采用当地研究的做法和技术。”

  据法庭文件显示,哈德曼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使用农达草甘膦除草剂,以控制自家土地上的有毒橡树和杂草,多年以来他会定期喷洒“大量”该种化学物质。2015年2月,他被诊断出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这是一种淋巴系统的癌症,一年后他提起了诉讼。但是哈德曼有丙肝病史,丙肝是发展为淋巴瘤的一种危险因素。

  据彭伯社消息,拜耳-孟山都现在正面对新的指控:故意欺骗消费者,隐瞒农达草甘膦除草剂对肠道菌群和身体健康的危害。2月13日,在密苏里州(孟山都总部所在州)堪萨斯市联邦法庭提起的这项诉讼,指控农达草甘膦除草剂的产品标签上错误地向使用者保证,该产品只会攻击人体肠道中的某种有益酶,而这种酶不存在于人和动物体内。然而事实情况并不如此。

  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陪审团裁决之后的几个月内,监督审判的法官裁定维持陪审团的判决,但同时减少判给约翰逊先生的惩罚性赔偿金,使总赔偿额降到7800万美元。在仔细考虑之后,约翰逊先生希望案件能在他有限的生命中得到最终决议处理,于是决定接受这个数额的赔偿金。“虽然我们认为惩罚性赔偿金减少是不合适的,但裁决确实根据所要求的标准权衡了责任和惩罚性行为证据:最有利于胜诉方,从而保留了陪审团的基本调查结果,”律师Michael Baum说。

  2019年1月21日,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举行的年度审判律师峰会上,Miller律师事务所和Audet&Partners律师事务所获得了2019年度最佳审判团队奖,因为他们在约翰逊起诉孟山都公司草甘膦致癌的诉讼中,进行了卓有成效的辩论工作。该诉讼指控暴露于孟山都公司的农达除草剂及其活性成分草甘膦,导致北加州居民约翰逊患非霍奇金淋巴瘤。

  据报道,盖茨基金会等支付了生物技术游说者和转基因研究人员之间的交易,不道德的社交媒体利用坦桑尼亚的小农户处境作为引进转基因作物的理由,炒作坦桑尼亚人的贫穷和饥饿。支持转基因的科学家声明尚未得到农业部或坦桑尼亚官方种子认证研究所(TOSCI)等相关机构的证实,但坦桑尼亚某些地方生物技术机构支持了一项资金充足的媒体宣传活动,以传播转基因诸如耐旱、抗虫的好处,甚至声称“转基因种子是坦桑尼亚农场长期存在的有害生物入侵问题的解决方案”,以此推动该国采用转基因玉米,尽管小农也觉得可疑。

  [2] 参考资料:奇点网:《自然》子刊:肠道菌群与糖尿病关系实锤了!科学家发现肠道菌群分泌的丁酸会改善胰岛素响应,而丙酸会增加2型糖尿病的风险 ;华大基因营养微信公众号:12 张图看懂:你的肠道菌群在造什么?!

  根据负责联邦诉讼的美国地区法官文斯·查布里亚今年1月做出的裁决,哈德曼一案的陪审员最先并不会听取去年加州庭审中约翰逊一方提交的所有证据。据查布里亚称,原告提供的证据表明,该公司涉嫌试图影响监管机构和操纵公众舆论,“分散了人们对案件科学性的注意力”。但是这类证据只有在陪审团确定农达草甘膦除草剂导致哈德曼患癌的情况下,才能进入第二阶段的审判。

  此次,哈德曼计划在联邦法院而不是州法院对该公司提起诉讼,因而这次审判也是一场规模更大的诉讼的试金石。在全国9300多个类似案件中,有超过760个案件被合并到旧金山联邦法院。然而,拜耳依然否认对农达草甘膦除草剂致癌的所有指控,并称数十年的独立研究表明,作为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除草剂,农达草甘膦除草剂对人类是安全的,并且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已经批准了该产品。

  经过五个星期的审判程序后,陪审团一致认定孟山都公司需要支付约翰逊先生2.89亿美元的赔偿金,并认为孟山都公司因存在恶意、压迫或欺诈行为应受到更多惩罚。

  根据胡洛特的说法,孟山都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公司”,他在2月3日的《JDD》杂志上没有对这个全球农药工业巨头手下留情。这位前环境部长说,他从一位熟人那里得知孟山都要求“一家比利时公司”玷污他的名誉,而该公司目前归拜耳集团所有。

  3.约翰逊诉拜耳-孟山都农达草甘膦除草剂致癌案胜诉,维权律师荣获2019年度最佳审判团队奖

  “我们终于能够向陪审团展示秘密,孟山都的内部文件证明孟山都公司几十年前已经知道草甘膦,尤其是农达草甘膦除草剂可能导致癌症。”Wisner在判决后说道,“尽管环境保护署没有要求贴标签,但我们很自豪地看到,独立陪审团一直在跟踪证据,并警告孟山都他们多年来对农达草甘膦除草剂可能致癌的隐瞒和欺骗已经结束,他们应该把消费者安全放在第一位。”

  代理律师说:“孟山都在草甘膦的风险问题上已经误导了消费者几十年,尽管该公司努力压制和歪曲针对草甘膦的研究,但科学真相终被揭露。”另一代理律师则说:“力争草甘膦透明度的战斗一直在进行中,这一诉讼代表了最新的前线战况。我们在密苏里州提起这一诉讼,是把战斗带回了孟山都的老家。”

  拜耳在提交给法庭的文件中还说,大多数非霍奇金淋巴瘤病例是特发性的,或者没有已知的原因。而原告批评法官将审判划分开来并限制证据的命令是“不公平的”,称他们的科学证据显示草甘膦导致癌症与孟山都公司的不当行为密不可分。

  因为高温玛格丽特夏季生长较为缓慢,那夏季应不应该施肥呢?施肥会不会导致烧苗呢?其实还好,有一个比较保守的方法:

  肠道菌群之于人体至关重要,在近年来也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并成为科学界最新的研究热点。有研究显示,肠道菌群与疾病的关系密不可分,糖尿病、抑郁症、癌症、肥胖等各种常见疾病都与之相关;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人喝水也会胖,而有的人吃什么都能保持瘦子的身材的原因,有研究表明,如果将瘦小鼠体内的肠道菌群从粪便中提取,而后移植到胖小鼠体内,能有效帮助其减重。

  真可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竞争与垄断的道路上,世界农化巨头从不缺席。这不,拜耳-孟山都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能抗一种除草剂,杜邦公司就搞出了能同时抗三种除草剂的新型转基因大豆,并且神通广大地在短短两个月就敲开了中国和菲律宾的大门。资本从来不会直面转基因捆绑除草剂所带来的问题,反而只让问题越走越远从而积重难返,他们要么像孟山都一样骗子式地搞隐瞒谎称它的草甘膦很安全,要么就像杜邦一样强盗式地搞绑架,管你什么安全不安全,我的转基因大豆比孟山都的打农药更方便!

  据北京德润林2019年2月23日消息,杜邦公司(DowDuPont)称自己已经获得了菲律宾的最终国际监管批准,将在全球范围内推广一种名为Enlist E3的新型转基因大豆。美国农户最早可以在今年春季种植,而不用担心有额外监管规定导致这种转基因大豆无法进入出口市场。

  转基因种子生产商在推出新型产品之前需要得到进口国的批准,因为这些国家会拒收未经批准的产品。监管审查及供应限制也可能制约今年美国农户种植Enlist E3大豆的规模,MS Technologies公司总经理Joe Merschman称,我们将向市场投入一些种子供应,这一数量有限,明年Enlist E3大豆将占到美国和加拿大大豆播种总面积的10%多。

  胡洛特强烈谴责孟山都影响决策者的行为,以及他们似乎已经任由自己主宰命运的事实。“我对孟山都的放纵深感愤怒,在大多数机构,所有的门都向它敞开。”他对JDD说,“这种强有力的游说非常激烈。”

  想自私地挣钱非得说成是无私的援助,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干坏事还要立牌坊的勾当也只有不择手段的资本及其代理人干得出来,只希望被压迫的民族和群众时刻清醒,不要被卖了还帮人家数钱。

  此外,胡洛特还谴责孟山都希望通过开发转基因生物来控制粮食资源,同时销售具有已经被证实具有毒性的杀虫剂。他说:“所有那些通过无知、自满或贪婪而参与孟山都辩护的人总有一天会被追究责任。”

  任凭资本家及其官学商媒代理人说得天花乱坠,也蒙蔽不了群众的双眼,不要再以援助的名义,行贩卖转基因种子的勾当!饥荒不是由粮荒造成的,第三世界国家的贫穷与饥饿并非源于没有足够的粮食,非但不能以转基因种子来解决,反而会因转基因种子的推广和垄断而身陷万劫不复的深渊,这样的教训在阿根廷、在印度、在中国、在广大的第三世界国家并不是不常见。

  此次案件的胜诉,对于反转基因作物及草甘膦除草剂,具有里程碑意义!在整个审判期间,在场的肯尼迪先生肯定了该团队代表约翰逊先生一方所做出的不懈努力。此外,来自Baum,Hedlund,Aristei&Goldman的律师R.Brent Wisner和Michael Baum,来自Miller公司的David Dickens和来自Audet&Partners的Mark Burton代表各自的律师事务所接受了该奖项。

  4.究竟是利益还是正义?美国科学促进会收回颁发给两位研究草甘膦危害的科学家奖项

  约翰逊于2016年向法院提起诉讼,声称使用孟山都以草甘膦为主要活性成分的农达除草剂,导致他患上非霍奇金淋巴瘤。他的案件是2018年夏天针对孟山都公司数千起类似诉讼中的第一起。R.Brent Wisner和David Dickens担任约翰逊先生的首席联合律师,Wisner在庭审过程中发表了开庭论述和结论论述,并介绍了孟山都公司专家的大部分科学证据和交叉审查;Dickens先生对陪审团进行了预审选择,并介绍了包括约翰逊及其家人在内的案件专家和证人。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